目前分類:心情 (3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P1270888.JPG

那天清晨五點,我在上班地點附近的麥當勞打電話給我爸,爸爸剛起床準備去晨跑,而我,坐在靠窗安靜的角落,眼睛紅腫聲音颤抖,握著手機小聲地跟爸爸說話,只是想在上班之前,跟人說說話,這麼早的時間,我確定只有我爸是醒著的。

其實,我從來沒有跟爸爸講起他,但有一次我送他到公寓樓下,剛好我爸媽來找我正在找停車位,他的車剛開走,我爸就把車開進他停的車位,人沒看到,只看到車牌號碼。我爸是三線二的警官,有車牌號碼就足夠把人家資料上的身家背景查個清楚了,這是我後來才知道的。因為我們的關係不能跟爸媽講,我就瞞著。有一次跟爸爸去停車場取車的路上,爸爸問我: 「還跟xxx在一起嗎? 」爸爸問的是當時我已決意分手的前男友。不想讓爸爸多想,我立刻回答「對啊」,為了結束這個話題,還加碼「都這麼多年了,不然還能有誰? 」。爸爸停下腳步盯著我看了一下,又繼續往前走,沒有再說什麼。後來回想起來,爸爸當時應該是懷疑我又生氣我的,但又不想拆穿我給我留面子,或者,以爸爸的個性,他沉默,是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跟明知故犯的女兒說離開這個男人吧。

 

我握著手機,一開口就哭了。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覺得,貪小便宜是人的天性,或者,不要說貪小便宜這麼直接好了,就說,人都喜歡有點小驚喜、小開心、小確幸,在平凡無奇的生活中,出乎意料沒有預期的,白白得到一點兒什麼好處,就算是芝麻綠豆般的好處,這種"得到我幸"的喜悅,卻會大大加值了那一丁點好處的快樂。比方,忙完了一場活動,長官請吃個滷味;辛苦大掃除完,爸爸帶全家去吃個小館兒,讓忙一天的媽媽也別張羅吃的了;學生拼死拼活跑完大隊接力,老師請喝個飲料...這樣的一點人情味兒,確實讓人有甜在心頭。

以前工作,教師節時會有禮金,大約就是一千元吧,拿到時,大家都笑咪咪的。後來,沒有禮金了,換成指甲刀或是很難用的保溫杯之類的小東西,再後來,連小東西都沒了,換成一張印刷得很環保的賀卡。說真的,感覺真的很差。帶人帶心,"心"怎麼帶? 就在這小小的細節中。

今天收到安養院寄給我的聖誕市集折價券,好開心!這一本折了20歐元呢!我本來就想去逛逛市集的,這下子,至少有個20歐能花囉,通通拿來買熱紅酒喝買炸油球吃啦~ 

undefined 

因為這不是每年都有的,聽同事說,前三年都沒有這個福利呢。今年,村裡的聖誕市集跟安養院合作,一方面市集的攤位租金作為村委會的基金,賺得多明年辦活動多了財源。另一方面若來消費的人多,來擺攤賺錢的意願也會高。而聖誕節人們總會買個燈飾啊佈置啊卡片啊什麼的,有了折價券,不花白不花,至少願意頂著低溫出門來逛逛,這一逛,吃的喝的買的,可能花的就不止折價券上的金額了。我覺得,這對我們村子,真是個利己利人的好方法。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日入廚下,洗手作羹湯,未諳姑食性,先遣小姑嘗。」這句話點出了剛入門媳婦的難為和小心翼翼,因為不知道婆婆口味怎麼樣,只能先請小姑嚐一嚐。 雖然時代不同了,現代夫妻大多希望擁有獨立的空間,一方面"距離產生美感"跟親家(婆家)彼此互相尊重,二方面,對夫妻雙方來說,對方的家人畢竟是姻親非血親,心理上或多或少還是有距離感和壓力,分開一些,心情上會比較輕鬆。但是,情況的考量下,我發現,越來越多夫妻在成家的初階段或有寶寶時,會傾向跟長輩住,有人幫忙,還是放心些的。那麼,對方的家庭(家人)重要性就不言可喻了,如果是能幫忙的就大幸,如果是非但幫不了忙,還一堆麻煩事,就辛苦了。

在台灣,這類婆媳親家婆家的糾葛問題,電視上常演不必我多說,大家都知道。對異國伴侶來說,對方家人遠在千里之外,要拜訪見面互相認識都很不容易了,何況進一步認識? 除非是有機會跟對方的家人一起住過一段時間(比方互相去對方國家時都是借住對方父母或兄弟姊妹的家),否則,在決定在一起前,很難親身去了解。我知道的一些嫁到國外的台灣女生,因為先生原生家庭(婆家)原本家人之間相處的就不好問題很多,或是公婆之間出問題影響到先生,或是婆家不喜歡自己不贊成這個婚姻等等情況,為異國生活更添壓力。每次聽到這些故事,說真的,我這晚婚的人都會不寒而慄,而且覺得好心疼,好好的一個被自己爹娘捧在手心上疼著的女兒,是幹嘛不睜大眼找個就算沒爹娘親也比得上姨舅好的婆家呢? 愛情可以一時昏頭,但絕對不能一直盲目。

大概因為聽多了婆家欺負我同學的悲慘故事,在婚前,我對婆家的人,老實說,非常"挑剔",放棄單身已經很可怕了,還要增加"家人",恐怖啊恐怖....(司馬中原上身嗎)。讓我講講第一次見婆家的回憶吧,那一場見面對我來說,是我衡量要不要成為他們的媳婦/弟妹的關鍵。

交往一年多後的夏天,第一次來荷蘭,斯哈先生就約好三個姊姊一起到公婆住的安養院拜訪,算是一場"醜媳婦見公婆"的試鏡會。三個姊姊年紀比我大很多,最小的長我15歲呢!(大姐只比我媽小七歲) 姊姊們對斯哈先生很照顧,從他告訴我,他從來不用自己買衣服,姊姊會替他買,姊姊有鑰匙,他出國出差時,房子都是姊姊們來照顧整理,這些都讓我心裡有譜,她們對我這個從Taiwan還是Tailand來的都還搞不太清楚的女人,一定先有戒心,可能還覺得是來騙她們弟弟的吧。

undefined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兩天一位follow我FB專頁的朋友突然發私訊問我,可以和我講講話嗎? 我心想:講話?和我互相私訊的粉絲朋友不少,倒是第一次遇到想通話的。先前私訊中已經知道她是隨先生的外派工作搬到荷蘭住的台灣太太,想說或許她需要幫忙,就答應了。這是我第一次和粉絲朋友通話,其實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開始...但在上班前還有時間,就聊聊聽聽看她說什麼吧!

沒想到,陌生感只存在於通話後的第一秒的"哈囉~聽得清楚嗎?",接下來,我們竟聊得欲罷不能。為什麼呢? 因為"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心有悽悽焉啊....通話結束後,我不禁回想起來荷蘭的前兩年....

一向不想跟家人以外的朋友說自己遇到的困難,也不想在貼文中訴苦。一方面,離開台灣是自己的決定,若跟朋友吐苦水,別人一句"這也是妳自找的啊"倒變成自己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了。若在臉書中無病呻吟,人家讀你的貼文非旦沒得到正能量,卻收到負能量,就對不起人家了。所以,除了難過的時候skype我妹,跟我妹說之外(我連跟我娘和先生都不敢說,怕他們激動),我有一張"放聲大哭的椅子",它像是童話故事《皇帝長了驢耳朵》中那個傾聽理髮師秘密的樹洞,這張椅子,收集的是我的眼淚。

undefined 

這張長椅,在我家去村裡必經之路上的小公園中,從我家走三分鐘就到這個小公園了,不知怎的,這麼美又有池塘的小公園,卻很少看到有人坐在這長椅上,於是,我成了這張椅子的常客,天氣好,我就帶本書坐在這裡曬太陽,或帶過期的麵包來餵水鴨和天鵝。這個椅子又剛好背對著公車站牌,有種"鬧中取靜"的感覺。

undefined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國中時國文課本中讀到琦君【下雨天,真好】: 八、九月颱風季節,雨水最多。那時沒有氣象報告,預測天氣好壞全靠有經驗的長工和母親抬頭看天色。雲腳長了毛,向西北飛奔,就知道颱風要來了。

琦君的文筆親切自然真實不造作,不用詰屈聱牙的字彙,沒有深奧隱喻的意旨,就是寫記憶中的往事、親身經歷的時事,讓人易讀且易懂。然而,我對「雲腳長了毛」這樣的描述是不懂的。雖然,當時的國文老師 藍麗芬老師非常認真的找資料解釋了"捲雲" "鉤捲雲"的型態(而且老師給的圖片都晴空萬里,一點要下雨的意思都沒有啊),我這麼用功的學生,記下了背住了考過了,得了高分,但,對"長了毛的雲",沒有更多除了"背注釋"之外的情感記憶。終究,我認為,這就是只屬於琦君個人的敘述,沒辦法以文字讓我也心生"下雨天,真好"的情感。至於颱風,恐怕對我來說,新聞畫面中不斷提醒防颱的跑馬燈和會不會放颱風假的討論,才會讓我有"颱風要來了"的感受。

這就是為什麼我喜歡"寫下來"這樣的文字活動,一字一句中,記錄自己那時那刻的回憶和此時此刻的想法,不讓時間模糊了用生命走過的往日,不讓自欺欺人美化了內心的反省。日記、筆記、手記、札記...都是用自己的語"言",寫自"己"的觀察和感受,還有什麼東西比自己寫下的文字更能體現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的存在感呢?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我的私人臉書大頭照仍覆蓋著法國三色旗,因為先前我設定了一週的時間,只是一個簡單的想法,中國人說頭七,那就一週吧。
今天,"又"有人問我:還有其他地方遭受恐攻,你為什麼不覆他們的國旗? 你為什麼不關心?

然後,他對我闡述"大西方"的論點。我說,住嘴,你這個破壞者。

這些自以為是的人,總是用「你為什麼不...」來挑剔別人,來質問別人,是善意和同情的破壞者。用似是而非的話,讓人與人之間產生矛盾,發生懷疑,又因為網路上自以為是的傢伙特別多,他們甚至讓人對"同情"這樣單純的情感產生明哲保身的恐懼。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篇關於異國情侶如何規劃未來的問題,真的遇過很多次,也就自己所知回答很多次了,所以剛剛又碰到,我立刻想寫下此刻的心情。一定不理性不正確,但誰管理不理性正不正確,老娘此刻就是臉上不止三條線。

我並不是要特別標榜異國戀的困難,因為每一對情侶,不論是不是異國戀,在論及婚嫁時都有很多未來的事要考慮。如果都在台灣但並不在同一個區域工作,比方一個在台北,一個在新竹或花蓮,那就要想1.要不要買房子?住哪裡?未來彼此的工作誰要移動? 當年我就是因為有一位老師先生在竹科工作,懷孕了,想調到新竹在新竹定居,跟我對調,我才有機會調到台北的。如果是其他職業,大概其中一方要重新找工作了。而異國夫妻,若各在兩個國家,除非決定婚後誰都不動各自打拼,否則一定會面臨誰去誰的國家,或是一起到第三國生活的思考。像我妹,是從台北搬到她從來沒在那裡住超過三天的南投(還沒火車可以到哩),還山上的國姓鄉呢,開始跟先生一起創業,做非她所學(文藻英法語畢業)非她所熟悉的(餐飲業保險業),開店賣窯烤pizza和手工麵包。一開始,我非常之懷疑她能堅持下去嗎? 事實證明,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他們做得不錯。而我,只是嫁得更遠了一點,千里外的荷蘭。基本上,生活的改變心情的調適工作方向的調整,都一樣的,無一不是學習和堅持,只是離娘家的距離不同罷了。

常遇到身在異國戀的女生這樣問:我們未來將會結婚,我不知道該先在台灣考高考(國考、執照whatever)工作存錢,還是移居他鄉重新開始?

這樣的問題相當能打動我,因為1.情侶最後決定攜手一生,在這個小三小王一堆孩子生沒幾個的時代,多麼難能可貴。2.女生知道生活不易,能設想未來存錢留本。3.男生願意扛起組織家庭的責任。所以,我都很認真回應,因為看太多運氣不好的女生,跟外國先生結婚後,搬到異國生活,但先生失業了,或精神方面出問題,自己要帶小孩,當地語言又不通,找工作困難經濟困窘,生活非常辛苦。搬回台灣的,就面臨到先生不會中文沒有相關學經歷無法在台灣教外語或順利找到工作,陌生的環境造成先生適應不良精神壓力巨大,女生要顧小孩又要顧先生,壓力也會大。

我的想法都是,如果還年輕不急著生孩子,先讓經濟情況穩定最重要,至少要能付得起房租住個像樣的地方能存教育基金吧。男生願意來台灣的話,女生應該就不會問去異國生活的問題了,開始會問的是,如何幫男生學中文找工作,會問去異國生活的,多半已經計劃要移居。我的想法是,萬事起頭難,無論你在台灣多優的學經歷,這個起頭難,就是語言。英語我們不陌生,除非自己本科就是學西德法日韓...等語言的,否則一切得重頭學,越早學會語言越能順利融入這個國家的生活進入就業市場,否則真的都只能做打工性質的時薪工作。當然,除非你找的工作是英語為主的外商,就英語強也行,不然,就像我認識的一些外國女生,是自己創業。如果還年輕,甚至能進入教育體系再進修拿學位考證照,這下子,就真的能在異國獨立自主,不必靠先生了,就算離婚了,也不怕。我認識幾位女生,做得很成功,但知道更多女生,是困在要留下來,還是回台灣的徘徊。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跟我妹skype,以前姊妹聊天打屁閒扯較多,現在她作了媽,對孩子的教育漸漸有身為人母的期待和想法。她說到兩件事,讓我深思許久。

她說,她住的地方有越來越多東南亞地區來的外籍新娘,有一天,聽一位朋友抱怨說,孩子班上的同學一半都是新台灣之子(其實,台灣這樣的情況越來越普遍了吧),朋友覺得很不好,因為孩子會學會那種「不標準」的國語。當孩子說,班上的新台灣之子同學成績名列前矛時,朋友立刻跟孩子說,那你要加油啊,怎麼可以輸給"那些人"呢! 我妹聽了暗自翻白眼:妳說的台灣國語就標準嗎? 什麼是"標準國語"? "那些人"是什麼人?不也是台灣人嗎?

另一件事是,一天我妹夫和朋友去打籃球,看到場邊的孩子(台越混血兒),就問他會說媽媽的母語越南話嗎? 孩子說不會,還看得出來這孩子知道別人一眼就看出他是混血兒的羞澀。我妹夫說,你要跟你媽媽學說越南話啊,那你就比別人多會一種語言,將來不一定要在台灣工作,到越南也行。

在荷蘭,混血兒沒啥稀奇,一個班上各種膚色髮色的孩子都有,就連我們這個偏鄉小村的小學都很國際化。當我第一次踏進一年級(五歲)的教室當助理老師時,看到不過二十個孩子,黑皮膚捲毛的、黃皮膚黑髮的、中東臉的、俄羅斯白的孩子都有,更別說混血兒了。受到雙親一方的母語的影響,有些孩子說話中偶爾會夾雜其他語言。看放學時來接孩子的媽媽們(多半是媽媽),就知道我們這個村子也有很多外籍太太。孩子們在學校一起學習玩在一起,沒有絲毫讓你看出"長得不一樣"有什麼影響。

今年我有個機會到鎮上的幾間不同的中學跟一位從事教育工作的朋友參觀學校並幾次實際坐在教室裡跟學生一起上課。老師雖然不會特別提到,但要是講課中說到哪個國家什麼習俗文化,請學生立刻上網用平板查的同時(學校發給學生一人一台平板輔助學習),也會讓有相關背景的孩子發言分享。比方說,當我提到中國人的農曆新年,老師就要學生上網查什麼是"農曆"。當我寫了"恭喜發財"四個中文字在電子黑板上時,老師立刻能翻譯成英文讓學生知道,當時班上有會說其他母語的孩子舉手說他們會說類似的別種語言的新年賀詞。學生們還要求我多寫幾次他們要學著寫,因為這四個字太難了,也太酷了!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今天早上收到一個素昧平生的朋友發來的訊息,讓我很觸動。其中,她寫了一段話我很喜歡: 戀愛讓人成長,但失戀也會學習到更多。

愛情,就像游泳、騎車任何學習來的技能,在學成前會嗆到幾口水,會摔個幾次車,然後,四肢協調了平衡感有了,就順理成章學會了。事實上,這些嗆水摔車的疼痛,都是身體在學習新動作,大腦在記憶協調感的過程。愛情,通過失戀和錯愛,成為更適合自己的模樣。

我覺得,最難想通的點在於,當我們將愛情看成等同於自己存在價值時,就會一點也不能接受對方的不愛了,不愛=我沒價值,這還能不拿命來拼嗎? 當我們把愛情的成功與否當成孤注一擲的賭盤,就會完全不能接受自己會輸光所有籌碼的可能。但是,他不愛我了,並不代表他以外的人不愛我;我失去他了,並不表示我失去了所有人。在失戀的當下,真的很難退一步想。

當年,我們十年的感情,從學校到他當兵到我們出社會工作,隨著外在因素的改變,越來越淡。我沒有勇氣提分手,卻用最糟糕的方式讓他發現我的心轉向了。他說,我現在在你上班的地方,我要跳樓,讓妳一輩子後悔。我不知所措地打電話給爸爸,請他立刻來幫忙。我爸爸跟他說,孩子,你的人生還很長。如果你真愛我的女兒,以男人的身份來說,你應該讓她選擇她要的。以父親的身份來說,我一定會保護她不讓她受傷害,我比你更愛她。以長輩的身份來說,她沒有把事情處理好是她不對,你把情況弄擰了是你不對。勉強的愛情不會有好結果的。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偶爾會想起以前在台灣時的工作和生活,尤其是當在荷蘭遇到挫折時。難怪我妹的人生語錄之一就是: 人在不如意時,才會回憶過去,才會想起老朋友。真的是這樣,因為想躲進過去的熟悉感中,從回憶中得到安慰和溫暖。但是,現在的我,想起過去的次數越來越少了,不是不珍惜,而是我明白,再不能回到過去,又何必留戀呢,當我變動的時候,我曾熟悉的一切,也不可能跟我認識的一樣了。

人生就是一幕又一幕的不同風景,一場接一場的隨機應變。

 

有位朋友常跟我聊到她的煩惱,不外乎工作和孩子。工作上,她已經是公司的中級主管,上有"高層"下有員工,還有利害高度相關的同事。公司裡勾心鬥角的政治,比起電視劇有過之而無不及,活生生地各種陰險角色小人嘴臉都看得到。看電視都能入戲了,何況在真實生活中你的眼前耳旁上演呢!還不氣到血壓飆到外太空了嗎。她說,事不關己時她得防著被拖下水;事關己時,她得眼觀四方,不要背後被插滿箭了還不知道誰射的。我大笑,說得這麼甄環,是有這麼誇張嗎? 她幽幽地說,妳在荷蘭空氣清新環境優美,當然不知道啊...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荷蘭畫家Marius van Dokkum 畫作Volle liefde)

這一篇分了三次寫才寫完,為什麼呢? 五點起床,有一點情緒,寫了開頭,七點送斯哈先生上班,寫了中段。現在忙了一段休息喝個咖啡,修改一下寫完。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新聞説,教宗呼籲教友接待難民,便隨口問了斯哈先生一個問題: 你願意讓難民住進我們家嗎? 如果是,那第二個問題是,住多久?

他沉默地想了很久(真的不要隨口問摩羯座問題,他們會非常認真回答的),從沙發上起身,倒了杯紅酒,回到沙發坐下,嚴肅地跟我說:台灣應該沒有過收容其他國家難民的經驗吧? 希望妳能了解我想表達的。我願意捐錢讓他們有住處,但我不能接受難民住進我家。我願意他們暫時落腳荷蘭,但我希望將來他們能回去自己的國家。我願意政府幫助難民,但我擔心未來的情況。我覺得,我們站在一個兩難的困境中。

我問了一個大哉問。

這段日子,看到很多住歐洲的專頁版主對難民潮的狀況表達想法,大多本著人道精神,出於良知。我卻遲疑了。說"道德正確"的話很容易,指責別人"無知濫情"也很容易,沒有危及自身時,沒有人會選擇不善良;不到切身之痛,誰都可以隔岸觀火。但,向善良承諾,是要付出代價的,有多少人能承受現實的考慮呢? 那是非常沉重的十字架啊。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聽朋友說,她的女兒,曾經是2012某個選美比賽的冠軍得主,決定暫時放下自己已經談好了的工作,要去參加國際救援組織對難民的救助工作。

我得知後,給她發了簡訊,除了祝她此行平安外,對她的決定感到驚訝。畢竟,一個這麼美麗的年輕女生,加上又有幾個選美頭銜,得天獨厚前程似錦,事業才剛要起步,怎麼捨得下?

沒想到,這個年方24的女生簡單的回我:上帝讓我的外表美麗,大家喜歡。但我知道的是,上帝選了我去做善的事,正如祂讓他提醒世人,要心存善念。

我知道,她說的"他",是那個倒臥在沙灘上的小男孩。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月前,我跟斯哈先生遇到一個很大的信任危機。

我們相識十一年結婚要八年了,期間還遠距六年。這個遠距的概念是什麼? 是一年只聚一到兩次,最長五週,然後各分東西只有視訊或簡訊。後期因為工作忙又有時差,何況已經結婚了,有時長達一個月我們根本沒視訊也沒說到話,就只在skype上打: How are you today? I love you. 兩句,算是個交代,聊表心意。在這樣的情況下,我仍非常相信他,非常確定我們的感情。

斯哈先生單身很久一個人住了好幾年,偌大的房子就成了他的朋友們愛來喝酒聊天的地方,因為地方大鄰居離得遠,百無禁忌。據我聽來的,不少情侶是在我家"一鎚定音"的,不少人曾在我家Get high。我理解他這種easy的個性,不止是男生朋友喜歡來哈拉,女生朋友也很容易當他是"姊妹",大家隨興慣了。

自從我搬到荷蘭住後,朋友們意識到這裡有女主人了,行為自然"守規矩放尊重"多了。我不准有人在這裡get high,不准將煙頭丟在地上扔進花園裡。男生很聽話,都是乖寶寶,但有幾個女生朋友就很讓我覺得莫名奇妙。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暑假結束,學生回到學校上課,渡完假的荷蘭人也重回工作崗位了。

在安養院,有一位同事一直對我很好。她雖然跟我不在同一個區域工作,是做行政工作,坐辦公桌的,跟我在Grand Cafe的工作根本八竿子打不著,但當我面試時,她剛好跟主任開完會,簡單地跟我打個招呼自介一下名字就走出辦公室了。第二次在通道上遇見,她竟能立刻叫出我的名字! 讓我印象深刻。人與人之間就是這樣,好的開始會催化另一個好的反應,於是,我們除了是同事,也成了朋友。

從一開始我什麼都不會,周圍一起工作的人,有的性子急,說話不留情面,有時真的蠻刺傷我的。她有時經過Cafe,就會進來跟我打招呼,問問情況。說真的,要說她是我在工作上的靠山也可以啦,好像別人知道她跟我的關係不錯,甚至間接來算也可以算是斯哈先生的朋友(斯哈先生朋友的前女友),就對我客氣些。我因此就更喜歡她了。

但,我知道,在工作上,還是要保持距離,私下的朋友情誼不應該拿到工作上來,不然,我可能糟嫉惹嫌。我們見面說話頂多三句,就又各自去忙了。

昨天她渡完四週的假回來上班,我早上去Cafe的路上就在花店買了一朵太陽花,插在她桌上的花瓶裡。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1200830  

自從搬到荷蘭後,剛開始,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我興奮地想要到處旅行,每週都想開車去鄰國,計劃著要去哪裡觀光去哪裡渡假,畢竟,這裡是無國界的。歐。洲。耶!

不趁著這個住在這兒的機會玩遍歐洲在護照上搜集不同國家的蓋章,多拍幾張到此一遊的照片,不就浪費了?

剛開始,斯哈先生知道我的心情,他願意配合喜歡相隨。雖然,因為工作,他年輕時曾去過很多國家了,但是,因為老婆是剛從海島飛出去的小鳥,比翼鳥一起飛囉。

後來,時間久了,次數多了,說真的,我累了,也膩了。或許因為年紀大了,心境轉換,我開始問自己,為什麼我要這樣不斷的遠遊? 對於荷蘭,這個我應該要努力變成第二家鄉的地方,我看過它,認識它了嗎? 我的先生喜歡什麼? 我喜歡什麼?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0002937_513006322143833_2132778447_n  

今天早上,第一次問了斯哈先生這句話:

 

我不在荷蘭的時候,你跟她有沒有發生過什麼不能跟我說的事?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otorCreated  

這幾張照片是我和斯哈先生去德蘭特省(Drenthe)的自然公園(natuurpark)尋寶時,我哼著歌在森林小路前行,他本來要錄影沒想到錯按成連拍,回家看著這幾張照片,蠻有一種感動的。

我怕熱又怕被蚊蟲叮,所以一向避免參加要吃苦耐勞的戶外活動,也不喜歡親近大自然,因為大自然往往在我要親近它之前就先嚇壞我了 記得大學時參加一個活動,其中要在當時區紀復先生在花蓮鹽寮海邊搭建的木屋中過一週的無毒簡樸生活。大清早要去果菜市場撿爛不多卻被盤商拋棄的蔬果,下午要頂著豔陽健行,黃昏到海邊的湧泉洗澡,要不然浴間只能用一小桶水洗澡,晚上一面吃飯一面跳踢踏舞,因為蚊子多到一個不行!!夜晚我聽到一個外國女生哭著說她的腳踢到鵝卵石腳指腫起來了。隔天,我就打電話請爸媽找個藉口來接我回家。雖然我十分佩服區先生推廣人間淨土簡樸靈修的生活,當時還去拜訪住在不遠處的作家孟東籬先生,我真的有很多難得的體驗,但,我承認,我在親近大自然這一方面就是有公主病。

 

斯哈先生是一個寧願跟群體出遊有安全感,不願單獨旅行的人。他的方向感極差人又害羞個性頗龜毛做事規矩,這種人要是單獨行動真的會很不自在。認識我後,為了帶女朋友出去玩,他開始突破自己以前的生活方式,規劃出遊。現在有了手機各種防路癡的app,他就喜歡和我出門,因為我很能自得其樂發現小驚喜。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1010057

 

昨天一個朋友問我:妳在家都在做什麼? 這句話讓我內心有蠻大的感觸。

 

在台灣,幾乎沒有人會問我:你在家都在做什麼? (廢話!每天上班那麼累,在家還能做什麼?當然是補眠先啊)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圖片來源網路。2015多了美國星條旗)

美國最高法院做出裁決,裁定同性婚姻在全美國都是一項合法權益。意思就是,同性婚姻在全美都是合法的受到法律保障的,沒有任何一州能制定禁止同性結婚的法律。

看到這樣的新聞,我也為臉書大頭照穿上彩虹裝,因為我真心希望,連選個總統都要訪問美國,處處以老大哥馬首是瞻的台灣,不久後也能跟進。

文章標籤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