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70888.JPG

那天清晨五點,我在上班地點附近的麥當勞打電話給我爸,爸爸剛起床準備去晨跑,而我,坐在靠窗安靜的角落,眼睛紅腫聲音颤抖,握著手機小聲地跟爸爸說話,只是想在上班之前,跟人說說話,這麼早的時間,我確定只有我爸是醒著的。

其實,我從來沒有跟爸爸講起他,但有一次我送他到公寓樓下,剛好我爸媽來找我正在找停車位,他的車剛開走,我爸就把車開進他停的車位,人沒看到,只看到車牌號碼。我爸是三線二的警官,有車牌號碼就足夠把人家資料上的身家背景查個清楚了,這是我後來才知道的。因為我們的關係不能跟爸媽講,我就瞞著。有一次跟爸爸去停車場取車的路上,爸爸問我: 「還跟xxx在一起嗎? 」爸爸問的是當時我已決意分手的前男友。不想讓爸爸多想,我立刻回答「對啊」,為了結束這個話題,還加碼「都這麼多年了,不然還能有誰? 」。爸爸停下腳步盯著我看了一下,又繼續往前走,沒有再說什麼。後來回想起來,爸爸當時應該是懷疑我又生氣我的,但又不想拆穿我給我留面子,或者,以爸爸的個性,他沉默,是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跟明知故犯的女兒說離開這個男人吧。

 

我握著手機,一開口就哭了。

「爸,剛起床嗎? 我在吃早餐。」

「這麼早就要上班啦? ...妳怎麼啦?」

「...爸,我失戀了。」都哭成這樣了,我不老實說的話,他會更擔心吧。 

「他姓林住桃園?」咦? !   我只頓了兩秒,就明白了。

「嗯...」

「.......................」

「爸,我好難過。」

「沒什麼好哭的。我知道他,本來就想找他談了。」

「...他不要我了。」

「你怎麼可以跟我說這樣的話? 沒有人有資格不要你。他更沒有資格。」爸爸生氣得大聲了起來。

 

之後我爸又說了好多話,還叫我請假去金山找他,我都沒聽進耳朵,只一直記得爸爸沉痛的聲音說「沒有人有資格不要你。」

國小六年級後,印象中爸爸就沒有再用這種近乎憤怒的聲音對我說話了。直到他過世前,他都沒有再對我提過這件事和這個人。好多次,我發現爸爸靜靜地看著我,似乎欲言又止,他大概想問我什麼吧,但當時他自己也有心事,為難和尷尬讓他無法啟齒。我剛開始跟斯哈先生交往,爸爸就車禍過世了,每次我看到電影或連續劇中演出女兒要結婚了的爸爸時,我都會想像,要是我爸還在世,說的話一定跟我媽不一樣。他會說: 「沒有人有資格不要妳,過得不好,還有爸爸在。」我把這句話牢牢記在心裡,當成是假如爸爸還在,他會對我說的教誨,要我無論在哪裡都要自尊自重,無論跟誰在一起,都要愛自己。

我妹在她的婚禮中跟公公婆婆敬禮致謝時,情不自禁地張開手臂哭著擁抱了公公,當時,我聽到身後一些賓客吃驚的呼吸聲,我媽碎碎唸說這樣不好吧,但我卻感動落淚,我知道我妹為什麼會哭為什這麼激動。她想到了爸爸,而面前這個未來要喊他爸爸的人,應該會像爸爸這樣疼愛她吧。我轉頭跟我媽說,妹妹嫁了一個好人家,爸爸在天上一定有幫忙。

今天跟我媽通電話,又是一個多小時的嘮叨,其實,我聽習慣了,大多時候我都不回話不反駁,由著她說。女兒嫁這麼遠,作媽媽的當然希望夫家對自己女兒好,就想只要女兒做到一百分,夫家也就沒得挑剔了。只是,怎麼樣才能算得上是一百分呢? 賢慧?能幹? 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 網路上新解說,現代新女性還得要「殺得了木馬,翻得了圍牆,開得起汽車,買得起洋房,鬥得過小三,打得過流氓」,所以,與其追求作「一百分的老婆/媳婦」,倒不如聽我爸說的,作自己就好了,沒有人有資格拿他的尺來量別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何賽拉 的頭像
何賽拉

羊腸小徑二號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