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入廚下,洗手作羹湯,未諳姑食性,先遣小姑嘗。」這句話點出了剛入門媳婦的難為和小心翼翼,因為不知道婆婆口味怎麼樣,只能先請小姑嚐一嚐。 雖然時代不同了,現代夫妻大多希望擁有獨立的空間,一方面"距離產生美感"跟親家(婆家)彼此互相尊重,二方面,對夫妻雙方來說,對方的家人畢竟是姻親非血親,心理上或多或少還是有距離感和壓力,分開一些,心情上會比較輕鬆。但是,情況的考量下,我發現,越來越多夫妻在成家的初階段或有寶寶時,會傾向跟長輩住,有人幫忙,還是放心些的。那麼,對方的家庭(家人)重要性就不言可喻了,如果是能幫忙的就大幸,如果是非但幫不了忙,還一堆麻煩事,就辛苦了。

在台灣,這類婆媳親家婆家的糾葛問題,電視上常演不必我多說,大家都知道。對異國伴侶來說,對方家人遠在千里之外,要拜訪見面互相認識都很不容易了,何況進一步認識? 除非是有機會跟對方的家人一起住過一段時間(比方互相去對方國家時都是借住對方父母或兄弟姊妹的家),否則,在決定在一起前,很難親身去了解。我知道的一些嫁到國外的台灣女生,因為先生原生家庭(婆家)原本家人之間相處的就不好問題很多,或是公婆之間出問題影響到先生,或是婆家不喜歡自己不贊成這個婚姻等等情況,為異國生活更添壓力。每次聽到這些故事,說真的,我這晚婚的人都會不寒而慄,而且覺得好心疼,好好的一個被自己爹娘捧在手心上疼著的女兒,是幹嘛不睜大眼找個就算沒爹娘親也比得上姨舅好的婆家呢? 愛情可以一時昏頭,但絕對不能一直盲目。

大概因為聽多了婆家欺負我同學的悲慘故事,在婚前,我對婆家的人,老實說,非常"挑剔",放棄單身已經很可怕了,還要增加"家人",恐怖啊恐怖....(司馬中原上身嗎)。讓我講講第一次見婆家的回憶吧,那一場見面對我來說,是我衡量要不要成為他們的媳婦/弟妹的關鍵。

交往一年多後的夏天,第一次來荷蘭,斯哈先生就約好三個姊姊一起到公婆住的安養院拜訪,算是一場"醜媳婦見公婆"的試鏡會。三個姊姊年紀比我大很多,最小的長我15歲呢!(大姐只比我媽小七歲) 姊姊們對斯哈先生很照顧,從他告訴我,他從來不用自己買衣服,姊姊會替他買,姊姊有鑰匙,他出國出差時,房子都是姊姊們來照顧整理,這些都讓我心裡有譜,她們對我這個從Taiwan還是Tailand來的都還搞不太清楚的女人,一定先有戒心,可能還覺得是來騙她們弟弟的吧。

undefined 

一進門,三個姊姊已經在客廳裡落座,顯然她們提早到了。跟大家問好,斯哈先生簡單介紹了我,我送女人們一人一只阿美族原住民服裝的酒瓶套當伴手禮,並拿出花蓮羊羹當點心後,隨著大姊的手勢引導,我坐在婆婆的旁邊,正對著三個姊姊。寒喧之後,三姊起身問我要茶還是咖啡,我一眼看到桌上放的都是茶,知道斯哈先生會問有沒有啤酒,我說"茶"。當下是覺得不必再麻煩人家準備濾紙開咖啡機了,茶包方便些。(但事後大姊說很高興知道我也喝茶,因為她愛喝茶) 聊了一會兒熟一些了之後,進入"面試階段"。大姊問我,妳有信仰嗎?你信耶穌嗎? (我內心OS:蛤?!)我說,有共同信仰很好因為價值觀不會差太遠,我很高興斯哈先生是基督徒,我是天主教友。顯然大姊是很虔誠的教徒,後來跟我說起婆家從小的家教方式,聽起來好"模範"喔。週末幾乎不看電視,飯前禱告,飯後會唸一段聖經經文,聖經就放在餐桌旁的窗台上(當時的斯哈先生家也還是這樣擺的)。我說,小時候在我阿公阿嬤家吃飯前也要禱告的。(OS:她很驚訝中國人有信耶穌的,她喜歡我) 二姊三姊問我最多的是年紀、家裡情況和工作內容,二姊真的不太知道台灣,我說捷運,她認為是電車,我說台北高樓大廈多我住四樓,她問我多高,還好當時我相機裡有照片。(OS:就是怕妳們不知道才留著相片的,有圖有真相)我問姊姊們孩子多大了,從事什麼工作,興趣嗜好。(OS:卡內基課程有教,得到別人好感的方法,就是讓他說說他的成就和他的興趣。要贏得他人的合作,最重要的方法就是衷心地讓別人覺得他自己很重要!) 我們聊得很愉快,斯哈先生大部份時候都在聽,他原本在這樣的場合就是個安靜的人,但他適時地當翻譯,讓姊姊們不至於因為英語能力有限而跟我聊天卡卡的。我們聊了差不多三個鐘頭,後來家裡經營園藝中心的二姊還送我一束花,上面有張卡片,是婆家祝我此次荷蘭之行愉快。我覺得這個家中規中矩,禮數周到,說話合情合理,不強人所難。離開時,跟我一樣熱情的牡羊座的婆婆給我一個很用力的大擁抱,問我下一次計劃什麼時候再來荷蘭玩。

undefined 

後來,我常常回想這次見面中他們說的話,在跟斯哈先生聊天時,會問他的童年生活,跟家人的相處情況,他對姊姊們的想法。因為我覺得,婚前我就要清楚,如果他們之間有矛盾,我才不要被捲進別人的家庭問題中呢。但大致上,我了解到,斯哈先生在家庭聚會中其實不能很放輕鬆的,這大概因為他最小,姊姊習慣了用指示的口氣對他說話,他因為自我保護而變得安靜冷淡,而我剛好做為了一個在他們之中的緩衝。他喜歡我陪著他,他家人希望我出席,氣氛比較好,加上我和婆婆兩個愛開玩笑愛表演的牡羊性格,婆婆覺得說笑話有人跟。結婚八年來,彼此相處得很好。

遠距離愛情的相處和自處,其實只要兩人有心維持,緣份又夠深,都不會有太大的問題,終有一天成眷屬。但女生要再往後多想一步,成了眷屬之後呢? 這多想的一步,往往就是能否再將關係維持下去的關鍵。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想法固然開闊,但要冒的風險也就大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何賽拉 的頭像
何賽拉

羊腸小徑二號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