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天一位follow我FB專頁的朋友突然發私訊問我,可以和我講講話嗎? 我心想:講話?和我互相私訊的粉絲朋友不少,倒是第一次遇到想通話的。先前私訊中已經知道她是隨先生的外派工作搬到荷蘭住的台灣太太,想說或許她需要幫忙,就答應了。這是我第一次和粉絲朋友通話,其實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開始...但在上班前還有時間,就聊聊聽聽看她說什麼吧!

沒想到,陌生感只存在於通話後的第一秒的"哈囉~聽得清楚嗎?",接下來,我們竟聊得欲罷不能。為什麼呢? 因為"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心有悽悽焉啊....通話結束後,我不禁回想起來荷蘭的前兩年....

一向不想跟家人以外的朋友說自己遇到的困難,也不想在貼文中訴苦。一方面,離開台灣是自己的決定,若跟朋友吐苦水,別人一句"這也是妳自找的啊"倒變成自己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了。若在臉書中無病呻吟,人家讀你的貼文非旦沒得到正能量,卻收到負能量,就對不起人家了。所以,除了難過的時候skype我妹,跟我妹說之外(我連跟我娘和先生都不敢說,怕他們激動),我有一張"放聲大哭的椅子",它像是童話故事《皇帝長了驢耳朵》中那個傾聽理髮師秘密的樹洞,這張椅子,收集的是我的眼淚。

undefined 

這張長椅,在我家去村裡必經之路上的小公園中,從我家走三分鐘就到這個小公園了,不知怎的,這麼美又有池塘的小公園,卻很少看到有人坐在這長椅上,於是,我成了這張椅子的常客,天氣好,我就帶本書坐在這裡曬太陽,或帶過期的麵包來餵水鴨和天鵝。這個椅子又剛好背對著公車站牌,有種"鬧中取靜"的感覺。

undefined 

來荷的前兩年,語言學習和生活適應常常遭遇困難,常常挫折感很大,雖然知道一切都會隨時間隨著學習而改善,但,在當下,真的情緒很低落。在商店裡,看著商品說明皺眉,拿著手機邊讀邊查單字,覺得自己的行徑好像笨蛋,簡單的採買,就要花掉我好長的時間。看公佈欄或任何看似資訊的東西,我都用手機拍下來,回家google或問先生。出門辦事什麼都要問人,甚至不知道要問誰,一個長年在講台上口沫橫飛的我,頓時成了文盲、啞巴和聾子,倒是臉皮變得越來越厚,顧不得面子,為了處理事情,要我不要臉都行了。雖然荷蘭人英語好,但坦白說,遇到不鳥我甚至輕視我的荷蘭人也不少。種族歧視這件事,在西方社會是禁忌,大家不會說出來,但不代表心裡不會想,行為不會表現出來。這種情況大概是天性吧,打個比方,即使是號稱最美的風景是人的台灣也或多或少還有對東南亞籍的外配外傭心存"異見"的情況,覺得人家皮膚黑中文腔調怪國家"窮",來台灣的,不是為了錢就是為了改善娘家生活,是被台灣男人"買"來台灣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這我能理解,這些對我無禮的荷蘭人就像那些看不起外配的台灣人一樣罷了。但自己真的遇到了,自尊心還是會受傷,還是會難過的。有一次,我在路上走,一群少年騎著單車迎面而來,經過我身邊時,突然其中一個少年大喊了一句什麼,嚇了我一跳,我立刻轉過頭看他們,他們也回頭看我,臉上笑著,我直覺地對他們微笑點了點頭打招呼。回家問先生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他皺著眉不說,在我的逼問下,他才說,是婊子(kutwijf)癌症婊子(kankerhoer),當晚他氣到睡不著(忽然覺得該寫篇荷蘭語髒話篇Dutch swearing )。無故被插隊幾次,好像我不存在似的,旁人看到竟都沉默,沒有人有點正義感為我說句話,當時我荷語不行,就用英語為自己爭權利。當我在學校實習時,一位家長問我,有繳稅嗎?怎麼來荷蘭的?你先生花了多少錢?

當遇到不如意的事、打擊了自尊心、遇到挫折低潮、對未來失去信心、想打包回台灣時,我就會坐在這張長椅上放聲大哭來發洩,但手上捧著書,或撐著傘,讓路過的人或等車的人以為我在看書,在餵鳥。

undefined 

這長椅陪著我哭了一年多,一天,一位在站牌下車的老先生走來坐在長椅的另一邊,我不知有人來,看到旁邊忽然坐下了一個人,嚇了一跳,臉上還一堆眼淚鼻涕呢,趕緊用手和袖口擦臉。老先生也被我的動作嚇到,連聲說對不起打擾到我了。正當他要起身離開時,基於好奇心和關心吧(這是善良人的天然雞婆),他問了我從哪兒來,出了什麼事,需要幫忙嗎? 一年多了,常看我坐這兒的人一定不少,只有他的好奇心大到向我走來,只有他的友善強到問聲"需要幫忙嗎?"我突然忍不住邊哭邊把一切情緒和失落跟他說,我還記得,他說,他英語沒那麼好,但他了解我說的。光這一句話,我就很後悔在他面前大罵荷蘭人 後來,他邀我參加Food Bank募集食物給窮人的活動,我參加了,他邀我去他教會的Alpha-cursus,我也去了,雖然他知道我是出生不久就受洗了的天主教徒,帶著我的中文聖經,我就這樣中荷對照的上完所有查經課程。他邀我去動物之家作志工,我也去了。他說,走出家,接觸荷蘭人,好荷蘭人比壞荷蘭人多的。 我因此認識了村民,參加村婦女合唱團,結交了先生朋友圈之外的荷蘭朋友,開始建立了自己的社交圈。

現在,我還是幾乎每天都會經過這個公園這張長椅,但我不常坐在這裡了,因為我有村裡朋友可以串門子,我有別的地方好去溜達,除了哭,我有別的事好做。終於,當來這個公園時,我是真正來看風景享受陽光的。在這張長椅上流過的眼淚,不是白流的,它推促我努力找回自己,在生活上工作時,就算遇到再鳥的事再爛的人,我能保護自己,就算全身被淋濕了,心裡仍然有陽光。

undefin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何賽拉 的頭像
何賽拉

羊腸小徑二號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Jo vs MoMo
  • 謝謝你分享,好棒!!
    字字說到心坎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