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時國文課本中讀到琦君【下雨天,真好】: 八、九月颱風季節,雨水最多。那時沒有氣象報告,預測天氣好壞全靠有經驗的長工和母親抬頭看天色。雲腳長了毛,向西北飛奔,就知道颱風要來了。

琦君的文筆親切自然真實不造作,不用詰屈聱牙的字彙,沒有深奧隱喻的意旨,就是寫記憶中的往事、親身經歷的時事,讓人易讀且易懂。然而,我對「雲腳長了毛」這樣的描述是不懂的。雖然,當時的國文老師 藍麗芬老師非常認真的找資料解釋了"捲雲" "鉤捲雲"的型態(而且老師給的圖片都晴空萬里,一點要下雨的意思都沒有啊),我這麼用功的學生,記下了背住了考過了,得了高分,但,對"長了毛的雲",沒有更多除了"背注釋"之外的情感記憶。終究,我認為,這就是只屬於琦君個人的敘述,沒辦法以文字讓我也心生"下雨天,真好"的情感。至於颱風,恐怕對我來說,新聞畫面中不斷提醒防颱的跑馬燈和會不會放颱風假的討論,才會讓我有"颱風要來了"的感受。

這就是為什麼我喜歡"寫下來"這樣的文字活動,一字一句中,記錄自己那時那刻的回憶和此時此刻的想法,不讓時間模糊了用生命走過的往日,不讓自欺欺人美化了內心的反省。日記、筆記、手記、札記...都是用自己的語"言",寫自"己"的觀察和感受,還有什麼東西比自己寫下的文字更能體現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的存在感呢?

今天,我終於也有了我自己的【下雨天,真好】。走在路上,我看到遠方的天空,一大塊帶著鬚鬚邊的雲,啊!這不就像琦君文中說的"雲腳長了毛"嗎?不只毛,還像羊毛氈那樣蓬蓬的。

undefined 

手機照片拍得不好,肉眼看的其實更像這張網路圖片

undefined 

這麼多年後,我終於能將"雲腳長了毛"這個內心懸念塵埃落地了。

看到遠方天空這樣的雲,知道那兒在下雨了,但我站在陽光中的這兒,會看到什麼呢? 答對了!彩~虹~ 這就是這幾天荷蘭的天空變化,讓我也開心說一句: 下雨天,真好!

藍麗芬老師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好老師。國中三年,她逼著我們天天寫日記,養成"寫"的習慣。除了週記、聯絡簿外,還要每個人買一本日記本天天寫,她則。天。天。批閱全班快40個學生的日記,還幾乎都給學生寫點什麼回應眉批。後來自己也成了日日批改聯絡簿和各種作業的人,想效法藍老師,才知道多麼不容易,多麼難做到堅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何賽拉 的頭像
何賽拉

羊腸小徑二號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