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4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個寶呢,我活生生地被斯哈先生出賣了,還錄下影片為證,真是氣屎我了!

那天風大,我坐在車裡等他,跟他說需要幫忙時再call我。一路上他都順利找到了,只有一次喊我下車,要我幫忙借個力抬他起來,因為寶盒掛在樹稍,他不夠高手碰不到。所以,當他又喊我時,我就毫無戒心地走向他。

「寶盒在那裡,妳把它拿出來。」他拿著相機說。

「為什麼你不自己拿呢?」

「要分工合作嘛。這一步簡單的給你做,等一下我來解鎖。」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蠻喜歡這次換上的臉書專頁的封面照片,斯哈先生也極喜愛這張照片,不怕羞的貼在他的臉書上,一時間,好多朋友來按讚,有個女生朋友還特別對他留言: Romantisch~ (哇靠,這對摩羯男來說,簡直等同於撩撥惹!)

我想說說照片前後的夫妻對話。

 

來到這個遍佈石蓮花的沙丘地尋寶,在走了半小時後(沙地上走路,踏一步要花三步的力氣啊),我終於看到了椅子就一屁股坐下。 

我: 你自己去找吧,我在這裡等你。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家門前一排樹,農場邊也有個樹林子,我真的住在一個鳥語花香充滿綠意的地方。每天早晨沒有雞啼,但是五點半就開始啼叫的鳥兒也是很擾人清夢呢!我們陸續在樹上掛鳥屋,這幾年下來,屋子前後就掛上了超過十個鳥屋,大概這兒少人為干擾,約莫看過一次,每個鳥屋子都有鳥家庭入住了,大概這也是大清早鳥啼不絕的原因吧。

除了在靠窗的外牆上掛了一個鳥屋,能在屋子裡輕鬆看鳥爸媽進進出出之外,我還在餐桌蒡的窗外放了一個餵食台,這樣,每天早上我和斯哈先生吃早餐時,能一面看著小鳥一面吃飯,鳥兒陪著我們吃飯,真有趣。我在窗內鳥兒在窗外,僅一臂之遙,若人靜止不動,小鳥幾乎察覺不到有雙眼睛這麼近距離地盯著它們呢! 以前,我家客廳有兩個大魚缸,養著許多國寶魚,我最喜歡趴在玻璃上看魚,水透玻璃影像放大,連魚眼都能看得很清楚,這樣看魚,會有種自己也身在魚群中錯覺,看著小鳥吃飯也有這種感覺。

誰來陪我吃早餐呀?

P1270978.JPG

每天最常來吃的是常見的大山雀 (wiki )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剛剛,就是剛剛,十分鐘前,我騎著腳踏車在回家的路上,看到我左等右盼都等不到的郵差從車上抱了一箱子正走向我家的門,我一驚,加足腳力得死勁兒踩,人還在車上就朝著郵差先生喊,一到家下了車簽了名,大大大開心地抱著這等了兩個月的包裹進家門。

兩個月啊~人生有幾個兩個月啊 (嗯...很多個吧),這個包裹是我年初回台灣娘家,離台前在離家近的農會超市買的東西,當時過年期間郵局休息,只好請我娘等郵局放完春節年假上班後幫我寄到荷蘭。其實,都是些吃的用的小東西,也不貴重,若真被弄丟了,估計我就算了,但是,在東方行買的泡麵吃完了好久都沒去補貨,這幾天大姨媽來看我,年紀大了身體豈止微恙,我除了肚子不舒服腰酸之外,這情緒特別低潮,好想好想吃那個泡麵啊,越沒有就越想吃,連作夢都夢到呢!一想到我娘二月底時告訴我包裹已經幫我寄出了,我想五十天吧,等了一個半月,卻還沒等到,開始有些急了,很怕我那個豆腐乳的瓶子破了,油汁溢出讓海關開箱查收了....早知道就不買這種玻璃瓶裝的東西了。

過了兩個月都沒消息,機乎想說應該不見了。沒想到,今天竟然收到了! 我從收到箱子到現在一直笑著,真開心的呀! 立馬來個開箱文。

開。箱。

被斯哈先生用膠帶纏得密不透風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1280084.JPG

跟斯哈先生討論過要如何整修我門家的前庭後院,我決定將前庭車道旁的灌木和杉樹除掉,只留低矮的杜鵑,而後院和花園,我主張將花園縮小,拆除防風玻璃,擴建露台,魚池就看他的意思留或不留,總之,我的中心思想就是: 老娘我不擅園藝沒有綠手指,方便簡單好整理最重要。之前跟他提過日式的「枯山水」,鋪石子花不了多少錢、有意境又不用除草。沒想到他馬上看出我的詭計說,妳知道,在荷蘭石頭也不便宜呢! 是妳不想整理花園吧?  於是,現在正是家家戶戶整理庭園的春天,我家卻一點動靜也沒有。

荷蘭人種花愛花賞花買花的生活風格,不知道是因為先有了鬱金香熱,而開始了賣花的經濟,進而影響了百姓的生活,還是荷蘭人本來就是愛花的民族,歷史和技術的推進下,演變成最聞名的花卉王國,甚至追過了台灣引以為傲的蝴蝶蘭市場。蝴蝶蘭在荷蘭普遍的程度那真算得上是到了一個"家家戶戶至少一盆"的程度了呢!我家窗檯上就擺了四盆,荷蘭的親友家裡也都有蝴蝶蘭盆栽,除了花店,各大超市都有賣蝴蝶蘭,也難怪蝴蝶蘭盆栽成為現在送禮最常見的選擇之一。想我在號稱蝴蝶蘭王國的台灣住了三十幾年,還沒買過一盆蝴蝶蘭,家裡也不曾擺過,也沒人送過蝴蝶蘭給我,這樣一對照之下,荷蘭會成為花卉王國,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荷蘭人對花的喜愛和接觸的頻率吧。

在荷蘭生活的這幾年,我覺得荷蘭人能自然地將生活過得蠻有"情趣"的,這跟錢無關,而是願意在例行公事的生活中花些巧思的童心。家居佈置是其一,而捻花惹草,則不止是荷蘭人的生活情趣,還是品味風格,讓荷蘭小國的大地色彩繽紛。

斯哈先生的媽媽很喜歡園藝,生前在房子周圍種了許多花草樹,甚至種出了一面扁柏圍牆。媽媽過世後,這些花草樹乏人照顧,就砍的砍,拔的拔,挖的挖,少了很多。我搬來後,成為這個房子的女主人,剛開始,親友會問我想怎麼整頓花園,大概他們理所當然覺得有花園當然就要種花囉,可是當他們聽到我「枯山水」的想法時,都滿頭黑線....,不忍心讓這麼愛花草的荷蘭親友失望,前幾年,我種了好多鬱金香和大理花,應該已經用盡了我此生在"種花"這件事上的熱情了,去年和今年,我沒有再種啥,但光拔雜草清理花園就累死我了。今年初回台灣,緊接著家裡裝修一堆雜事,沒時間沒心情之下,我的花園一片荒蕪。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1270888.JPG

那天清晨五點,我在上班地點附近的麥當勞打電話給我爸,爸爸剛起床準備去晨跑,而我,坐在靠窗安靜的角落,眼睛紅腫聲音颤抖,握著手機小聲地跟爸爸說話,只是想在上班之前,跟人說說話,這麼早的時間,我確定只有我爸是醒著的。

其實,我從來沒有跟爸爸講起他,但有一次我送他到公寓樓下,剛好我爸媽來找我正在找停車位,他的車剛開走,我爸就把車開進他停的車位,人沒看到,只看到車牌號碼。我爸是三線二的警官,有車牌號碼就足夠把人家資料上的身家背景查個清楚了,這是我後來才知道的。因為我們的關係不能跟爸媽講,我就瞞著。有一次跟爸爸去停車場取車的路上,爸爸問我: 「還跟xxx在一起嗎? 」爸爸問的是當時我已決意分手的前男友。不想讓爸爸多想,我立刻回答「對啊」,為了結束這個話題,還加碼「都這麼多年了,不然還能有誰? 」。爸爸停下腳步盯著我看了一下,又繼續往前走,沒有再說什麼。後來回想起來,爸爸當時應該是懷疑我又生氣我的,但又不想拆穿我給我留面子,或者,以爸爸的個性,他沉默,是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跟明知故犯的女兒說離開這個男人吧。

 

我握著手機,一開口就哭了。

何賽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